• inforcmbc

3月9日—等我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代

陳耀棠牧師編寫(選自爾道自建)

I. 閱讀:

安靜堅信當開始這禱告的時間,神就必與你同在。向神呼求:「我從深處向祢求告。」「主啊,我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祢。」 敞開心靈,聆聽主的話。


誦讀:詩篇第七十一篇


II. 默想:

詩篇七十一篇沒有標題,加上內容和選用的字眼和詩篇七十篇有重疊(例如:兩首詩都使用和羞辱有關的相同字眼[詩七十 2,3;七十一 13,24]),令部分學者覺得七十一篇是七十篇的延續,應該一起閱讀,但在這裏我們保留正典的編排,把它們分開來讀。


這篇是一首個人哀歌,也是一位老者在髮白之際,向上帝發出的禱告,他感謝上帝一生的搭救,也懇求不要在他老去時丟棄他,讓他仍能「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全篇以第一人稱表述,內容可以分作三個段落:1-8節是詩人的申訴,求上帝救他脫離惡人之手(七十一 4);9-13 節第一次提到「年老」一事,詩人求上帝不要讓他晚年受辱;14-24 節表述對上帝救恩的盼望,詩人末後狀況越發昌大,謀害他的敵人倒受羞辱。


老人有一輩子的經歷在他背後,不論面對持續的患難還是新出現的難處,過去上帝恩待的經驗可以成為支持老人今天面對困難的資源。第 6 節詩人說他「從出母胎就被耶和華扶持」,17 節他說「自他年幼時耶和華就教訓他」,都是這個現象。他以耶和華為他的「磐石」(七十一 3a),「巖石、山寨」(七十一 3c),「避難所」(七十一 7b),雖然都是一些在巴勒斯坦地勢場景底下的標準說法,但出自一個老人之口,份量卻是不一樣,因為這些稱謂的背後累積了一輩子的經驗和教訓。


但老人也有老人的弱點,其中最沉重的是人到老邁之時,對被人離棄之恐懼也有增無減。詩人求耶和華「在他年老的時候不要丟棄他」(七十一 9),「到他年老髮白帶時候不要離棄他」(七十一 18),充分表現老人的無助。對一個氣力衰敗的人來說,沒有上帝的幫助,根本無法面對敵人不斷的衝擊。「上帝已經離棄他,我們追趕他,捉拿他罷,因為沒有人搭救他」(七十一 11),這些話來自敵人的口,即使對一個經歷過上帝恩典一生的老人來說,仍然會帶來一種說不出的惶恐和震慄。信靠那自幼扶持他的耶和華是他唯一的屏障。


與此同時,老年人對前面日子的憧憬,直接影響他每天生活的力量和勇氣。對詩人來說,上帝不單自幼扶持他,也是「叫他多經歷重大急難」的那位(七十一 20)。這句話可以代表詩人對上帝的氣憤和對生命的沮喪,但在這裏,它只能代表詩人對上帝的完全信任和交託,因為他意識到他並非在生命的美善當中才看見上帝的足跡,原來上帝也臨在生命的苦和生命的醜之中。


從始至終,詩人的生命都沒有失控過,因為好與醜,喜與悲,聚與散,苦與樂,都在上帝的臉光和護理底下渡過。人生多有意外之事,但在上帝的字典裏卻找不到「意外」一詞。所以面對人生的終極無助之事:死亡,詩人仍然維持他的盼望:「祢必使我們復活,從地的深處救上來」(七十一 20),「我的嘴唇,和祢所贖我的靈魂,都必歡呼」(七十一 23)。詩人大概沒有新約信徒因著基督復活而對死亡有新的理解,但對他來說,就算是死亡,也不是「羞愧」而死(七十一 1b),肯定不會死在「惡人之手」(七十一 4a),不會「無人搭救」而死(七十一 11c)。即使年老,上帝仍然會讓他「昌大」,經歷「安慰」(七十一 21)。如果復活是一種平反,那麼在對復活缺乏認知底下,這可算是詩人從耶和華那裡得平反最切實的盼望的表述了。


老人當然在意他留下來的遺產。對詩人來說,上帝在他年老時候持續的保守,正正讓他可以「將祂的能力指示下代,將祂的大能指示後世的人」(七十一 18bc);「傳揚上帝奇妙的作為」(七十一 17b),不光是詩人的志業,也是他的遺贈。


思想:

詩人求上帝讓他的老年不是苟延殘喘,僅僅得救,他還要再次奮起來服事他的上帝,以及這個世代。他一生「直到如今,我傳揚你奇妙的作為」,因此他呼求上帝「我到年老髮白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等我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將你的大能指示後世的人。」他渴望幫助下一世代的人,能夠經由他的傳揚,得以認識上帝的大能。他不但要「鼓瑟…彈琴」,而且要用「嘴唇…靈魂…舌頭」來向上帝發出歡呼。


我是否意識到自己是在主的恩典中出母腹的?我是否長久以來一直投靠祂,即便被排擠、謀害,都持守信心?我是否看見自己外體雖然毀壞,但知道自己內心一天新似一天的經歷主恩?


III. 回應禱告:

親愛主:你是我一生的主,無論年幼、成長,直到年老髮白,你仍然懷抱我,如同你的寶貝兒女。我深信自己是你認識,也是你定意保守的人。因此我要回應你的救恩,在各樣情況中仍然敬拜讚美你,也要在年長時仍舊服事你,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一個世代,讓他們得以認識你,懂得如何投靠你,歸榮耀給你。奉主名求。阿們!

17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