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rcmbc

7月13日—歷史的主

陳耀棠牧師編寫(選自爾道自建)

I. 閱讀:安靜堅信當開始這禱告的時間,神就必與你同在。向神呼求:「我從深處向祢求告。」「主啊,我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祢。」 敞開心靈,聆聽主的話。


讀但以理書 7:1-12


II. 默想: 但以理書從第七章開始,記載了但以理所目睹的異象,內容均指向上帝在末後的日子所定的計劃。但以理書後半部份極富啟示文學的色彩,以象徵性的手法(意象和暗喻)揭示上帝的旨意和奧秘。七至十二章與一至六章不僅前後呼應,更是進一步深化前六章的信息:無論任何境況中,上帝仍然在掌權;即便人看來無法戰勝的邪惡勢力,亦無法踰越上帝所設定的界限;那惡者敗局已定,而上帝的子民將從被擄的處境進入永恆,全然得著釋放與自由。


「巴比倫王伯沙撒元年」(但七1)把場景從第六章的波斯王朝瑪代人大流士治下回溯到伯沙撒時代。七2-28記錄了但以理所見三個成一組的異象,每個異象均以「我在夜間的異象」(但七2、7、13)為標記。


第一個異象的場景在海上(但七2)。古代近東的文化中,「海」常用以象徵邪惡、混亂、危險的力量。可怖的海,加上海中連接冒出來的四獸,組成敵擋上帝的、毀滅性的強大勢力。除第二獸模樣像熊外,其他三獸都並非真實存在的物種,卻是扭曲及變異了的動物形象,正象徵敵擋上帝及違反創造秩序的惡勢力。獸的外形教人驚悚和厭惡,對當時的以色列民而言尤甚;因為上帝起初創造萬物,使之「各從其類」(創一11-12、21、24、25)的觀念深植祂子民的心,而物種不可混雜的觀念亦貫徹在舊約律法之中(參申廿二9-11)。


四獸的異象表達人間邪惡的國度要相繼出現,直至歷史的終結,與尼布甲尼撒夢見的像(但二章)遙相呼應。頭一個獸像獅子,有鷹的翅膀(但七4);第二章的尼布甲尼撒(金頭)常被喻為獅子或鷹(耶四7,四九19,五十17;哀四19;結十七3;哈一8)。獸的翅膀其後被拔去,然後像人用兩腳站立,又得了人心(但七4),同樣教人聯想起第四章尼布甲尼撒被換了獸心,直至明白至高者在人國中掌權的經歷。


第二獸像熊。分別有學者認為它象徵瑪代波斯或瑪代,「三根肋骨」因而有不同的解讀。「三」既可以是被瑪代波斯擊敗的三國,或是被吞併國家的整體約數,也可能是瑪代的三個盟國。


第三獸像豹,長有四個翅膀、四個頭。此獸速度驚人,或象徵波斯軍隊迅速征服列國。四頭可代表波斯四王,也可能是預言橫掃東方列國的亞歷山大年早逝後,被四名將軍瓜分帝國的事蹟。


第四獸長相最駭人也最奇特(但七7)。鐵牙銅爪突顯牠的殘酷兇暴,十角則象徵自豪和尊榮,惟十角以外又長起一個小角,足顯其囂張跋扈。從其後天使的解釋(但七23-27)中可知小角是一位手握大權的王,既褻瀆上帝,又逼害聖民。


可幸從七9開始,異象的場景轉變成天上的法庭。獸的狂妄已不復見,焦點集中在那位「亙古常在者」(參詩九8,廿九10,九十2)和「像人子的」身上。祂坐在寶座上施行審判。案卷上已經記錄了四獸和小角的罪行,獸無法逃避祂的面和祂的審判。第四獸因小角的緣故被殺,而其餘三獸的權柄被奪去,卻仍可存留住性命,「直到所定的時候和日期」。(但七12)


思想:邪惡的人間國度以醜惡的獸代表,而上帝的國度則由那位「像人子的」掌權。最終邪惡勢力仍須俯伏在亙古常在者面前。邪惡的政權似乎得勢一時,但上帝的掌管從不曾中斷。上帝早已劃定敵人可活動的界限,時候一到,牠們必受審判和刑罰。因此,屬上帝的子民在逼迫中切勿灰心喪志,緊記持守忠貞,拒向罪惡屈服。讓上帝掌權的事實,成為我們的安慰和盼望。


我是否明白上帝跨越歷史,在萬代中掌權,不僅是但以理的時代,同時也在今世?


III. 回應禱告:親愛主,謝謝你,你是歷史的主,也是現代的主,讓我在今世各樣的不義不潔的權勢中,敬畏你的權柄,超過地上的權勢,活出討你喜悅的生命。奉主名求。阿們!

0 次瀏覽

©2020 by RCMBC.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