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rcmbc

3月2日—把我眼淚裝在袋中

陳耀棠牧師編寫(選自爾道自建)

I. 閱讀:

安靜堅信當開始這禱告的時間,神就必與你同在。向神呼求:「我從深處向祢求告。」「主啊,我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祢。」 敞開心靈,聆聽主的話。


誦讀:詩篇第五十六篇


II. 默想:

詩篇五十六篇的標題「非利士人在迦特拿住大衛」,把內容和大衛為逃避掃羅追捕在非利士地投靠迦特王的經歷連在一起(撒上二十一 10 至二十二 1;二十七 1 至二十八 2),亞吉王雖然暫時收留大衛,但是被他的臣僕所排擠,最後大衛只好裝瘋以逃脫。這是多麼悽慘與困窘的處境,大衛卻仍然說「我要將感謝祭獻給你」,這是一個真的懂得感恩的人。是「大衛生平詩」,也是屬於個人的申訴詩。全詩可被視為有兩個段落(1-4 節和5-11 節),各由同一個疊句作結(五十六 4b-c,11),而 12-13 節是申訴詩常見的結束元素:詩人表示信靠上帝和向上帝許願感恩。


詩人所面對的惡劣情況記載在兩個段落的起首部分(1-2 節和 5-6 節),仇敵的威脅是終日不斷(五十六 1c,2a,5a),對詩人的心裡造成極大的壓力,令詩人懼怕(五十六 3,4d,11b)。但即使敵人的攻擊、恫嚇、詭詐和威脅是終日不斷,惶恐終日卻始終不是詩人的生活寫照,因為他有上帝作為依靠。這不是說詩人說無動於衷,毫無驚懼,而是說懼怕並不主宰詩人的生命,對上帝的依靠才是詩人生活的寫照。


詩人對自己內心世界所感受的往往描繪的很真實和細膩,在這裏也不例外。面對周遭敵人對他所採取的「7x24」的攻擊,詩人的回應並不是愚拙無見識的阿 Q 精神,自我安慰,但也不是精英化的勝利主義,否定一切軟弱的可能。對詩人來說,對環境的「懼怕」和對上帝的「依靠」並不是不能同時並存的內心狀態。雖然兩者並無互通,但對上帝的依靠幾乎都在某一個程度的懼怕陪同底下去實踐。順境底下毫無掛慮,水平線上一塊雲彩都還未出現的依靠,是一種過渡性的境況,可能是一個巨大爭戰勝利後,下一場惡鬥之前的狀態。但長期的順境意味著對上帝的依靠是一種未經歷練的依靠:很好,但深度成疑;不錯,但仍然要經得起挑戰才持久。


在患難的日子,詩人對上帝的依靠是「即使懼怕,仍然依靠(trust despite fear)」。所謂「必不懼怕(五十六 4d,11b)」,不是「沒有懼怕」,而是「不讓懼怕宰制」。懼怕無法主宰詩人,是因為詩人有一個更大的力量做支撐,這個更大的力量節制著詩人對環境的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五十六 4e,11c)」是這種不懼怕的態度的典型表達,也是一種信念的宣告。詩人藉此說明,他所擁有最寶貴的東西是敵人無法奪去的。


幫助詩人這個力量不是只有陽剛的一面,祂對詩人也是同時極其溫柔。詩人知道他的痛苦被紀念,因而得到慰藉(五十六 8)。


但這個力量還有另外一面,是詩人一直擁有的一面:上帝的話語。詩人對上帝的依靠,脫離不了他對上帝話語的喜愛和認識(五十六4b,10b,10d)。上帝的話語,也是他隨時的幫助。可以說,詩人面對敵人的基本方案是遵從上帝的話而行,因為在走投無路時,自己方寸大亂,盲亂摸索的時候,上帝的話是他「腳前的燈,路上的光(詩一一九 105;參此處,13bc)」,為他指出一條不會絆倒他的活路。


思想:

我是否在他人顛倒毀謗時,仍緊緊抓住主的話?我是否深信我的眼淚,主都儲存,我的困境,主都計數?我是否能在困境中,就先獻上感恩?


III. 回應禱告:

親愛主:你在天上眷顧著我,在我受委屈、被苦待時,你都知道,也都紀念,連我的眼淚,你都不輕看。因此我要堅心倚靠你,深信人算什麼,能把我怎麼樣呢?也讓我能時時讚美,事事感恩,預先還願,好叫我經歷你保守的真實,也成為真實的見證。奉主名求。阿們!

13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